称呼花落or落落or阿落or小落❤️
主吃快新,实属杂食动物,吃名柯各种cp
小学生文笔,常年不在线

© 看却花落🌸
Powered by LOFTER

【快新】跨年夜の惊喜

*实力文笔渣,不喜勿喷

*人物归青山大大,ooc归我

*跨年夜特辑

真搞不懂这个小偷在玩什么名堂。

工藤新一拿着怪盗基德的预告函,头疼地揉了揉眉间。

居然要在跨年夜的零点抽偷盗宝石,这是想把盗窃进行到底吗?然后顺便新一年的盗窃之旅?

盯了右下方桀骜的怪盗基德的头像许久,新一认命地把这一封预告函放进了一个干净整洁的抽屉里,将以前怪盗基德单独给他寄来的所有预告函认认真真地重新整理一遍,才钻进被窝里睡觉。

工藤新一不是完美主义者,也不是强迫症,不知为何就是对怪盗基德的执念出人意料的深。

连毛利兰到察觉到了:

“新一,你不会喜欢上怪盗基德了吧?”

喜欢吗?

也许是吧。

但就算我不明确自己的感情,就算他对我有惺惺相惜的友情。

我也要我让我们之间的羁绊多一点,再多一点。

哪怕只是以“宿敌”的身份。

预告函的事,新一没有跟中森警部说。他知道,寄给自己的预告函向来也会准时送到警方手中 。

但看到离跨年夜只有一天时,中森警部好像还未采取行动,新一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

而且,似乎没有一个宝石展览在江古田的钟楼下举行——这是他破解出的地点。

工藤新一去问中森警部的助手时,也只收获了几个毫不知情的回答:“哈?基德要在跨年夜偷窃宝石?”

莫名有了一丝紧张的期待。

难道说,这张预告函,他只给了我?

他……让我一个人去?

……

2017年12月31日,23:40,江古田钟楼下。

许多情侣手挽着手,早早地等候在钟楼下准备迎接新年的第一声钟响,与恋人继续共同度过新的一年。

工藤新一缩在墙角,默默地数着时间。这时,一个长相和他完全一样的男孩过来攀谈:

“嗨,你好,我叫黑羽快斗。我们两个长的好像啊——你也在这等人?”

“嗯……你好,我叫工藤新一。你等人?等的人到了吗?”

“没……啊不,其实……我等的人……也算到了吧?你等谁?”

“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应该算是吧。”

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聊了近20分钟,人群越来越热闹,新一也越发的心不在焉 。基德他……还没到吗?

而黑羽快斗呢?聊到后面,发现新一十有八九答非所问,无奈地笑了笑,静静地望着新一,眼中盛满了他自己都不曾发觉的宠溺。

人群开始最后的六十秒的新年倒计时了。工藤新一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三十,二十九,二十八……”

“我知道新一你等的是谁哦。”黑羽快斗突然说。

工藤新一傻傻地望着他,连那不应由他叫出来的、十分亲昵的称呼被叫了都没有发觉。

“二十,十九,十八……”

“你等的……”

“十五,十四,十三……”

“是怪盗基德吧?”

“八,七,六……”

“其实他来了哦。”

“三,二,一!新年到!”

“咚……”古钟发声沉闷的声响,人们却被突然从人群中飞起的白鸽惊到。

新一震惊地看着黑羽快斗——不,现在应该称他为怪盗基德——惊得说不出话来。直到旁边有人喊了一句“怪盗基德”他才清醒过来。

人群沸腾了。

基德躬身,执起新一的手放到唇边,亲吻了一下:“新一,二〇一八,在一起吧。”

那一刻,宇宙洪荒都安静了。

只有沉闷的钟声和那一句“在一起吧”不断在工藤新一耳边回响。

他想答案是肯定的。

在第十二声钟声才完全消失之前,一句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嗯”与钟声的余音消散在了空气中。

但,回答时抿紧唇却还是从上扬的嘴角里泄露出来的笑意,以及揉进了眼底的点点温柔,温和而坚定的语气,都被小偷先生深藏进了心底。

怪盗先生,此生最爱的宝石,终于偷……不,应该说是得到了。

—————E N D—————

番外小剧场:

新一:“基德你要偷的宝石到底是什么?明明什么宝石都没有。”

基德轻笑:“不,有的。”

日常精明的关东名侦探此时却犯了傻,不明所以地问道:“那是哪颗宝石啊?”

“你的芳心啊,名·侦·探~❤️”

—————真 · E N D—————

啊啊啊累死了!!!

真·情人节特辑我就明天再发吧……

评论 ( 5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