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3458848615,欢迎扩列~
常年不在线,勿念.

© 看却花落🌸
Powered by LOFTER

【快新】白色情人节の薄荷味

*实力文笔渣,不喜勿喷

*人物归青山大大,ooc归我

*白色情人节特辑

将白巧克力胚切碎。

融化。

搅拌。

冷却。

凝固。

再融化。

加入几滴薄荷糖化成的水。

倒入模具。

用什么形状的呢?

怪盗基德的吧。

把盛有巧克力酱的模具放入冰箱。

成型后取出。

“呼~大功告成!兰!你看我做成功了!”新一捧起巧克力,像珍宝一样欣赏着。

“不错呢,新一。我都想用你这个送给新出了。”兰温柔地笑着,“不过……你想好怎么送给黑羽君了吗?”

工藤新一提着一个薄荷色的礼品袋,目光放空地走在街上。

是啊……怎么送呢?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竟来到了黑羽快斗最喜欢的咖啡厅前。

想了想,新一还是进店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黑羽快斗不在。

一个长相甜美可人的服务员小姐跑了过来:“黑羽君!你又来了啊!今天需要柠檬派和什么甜点呢?”

女孩笑着问道,热情洋溢。

呵,想必又是一个被黑羽快斗用甜言蜜语和不入流的小技俩骗了的小姑娘吧。工藤新一莫名有些敌意。

不过他很谨慎地没有让这种情绪泄露出来,还是礼貌地答道:“小姐,您大概认错人了,我不是您口中的‘黑羽君’。”

“啊!”女孩突然爆出的惊呼让工藤一时反应不过来,“那你你你……你是工藤新一!那个大名鼎鼎的关东名侦探!我一直都超——级崇拜你的!而且黑羽君也常常提起你呢!哦对了,我叫松泽香原,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听了女孩的话,新一心里那点不快又如阴云见日般统统消散了。

“那么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呢工藤君?”

“一杯冰咖啡,还有一份柠……一份巧克力蛋糕。就这些,谢谢。”

不一会儿,东西就都端上来了。

新一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勺奶油,小心翼翼的放进嘴里——

甜死了,我到底是发了什么疯才想尝尝他喜欢吃的东西。工藤新一想。

果断地把蛋糕放一边,新一拿起了咖啡。

小小抿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勺子在咖啡杯里搅动着,冰块时不时与杯壁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勺子越嚼越慢,工藤新一发起了呆。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喜欢上那个家伙的。

但在他发现自己的感情时,却已是避无可避了。

黑羽快斗啊……明明是个轻佻的家伙,面对女生的示好向来用的是花言巧语和low到不行的把戏。

应该是自己最讨厌的类型才对啊。

可在一个月前,情人节那天,看到那么多女生送给他本命巧克力,还是不由自主地难过。

后来他约自己,放学后见。

在学校僻静的花坛边,他给了自己一份巧克力——本命巧克力。

在自己看来“游戏花丛”的黑羽快斗,吞吞吐吐,面红耳赤地向自己告白。

而自己……

则是很没用的,抓起巧克力就跑了。

一个月里,他再也没来找过自己。

身边空落落的,怅然若失的感觉,让自己冲动之下,找了兰学习如何做巧克力,想给他一个回应。

到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送出去。

……

不知过了多久,工藤新一被身后一声惊叫拉回现实。

在他后面一桌的客人中,有一个女子倒在了桌子上。

工藤快步走过去,探了探鼻息:“还有救!快叫救护车!”

……

“受害者相步雅美,女,25岁,银行职员,与她同行的是其兄长相步光岛和其男友大野俊泽。”

“好,辛苦了。请继续调查!”目暮警官对鉴识科的人员说。“工藤老弟,你有什么发现吗?”

“在救护车来之前,我大致检查了一下,受害者呈氢氧化钾中毒状态。这种物质易溶于水中,所以最可能是在饮料里下的毒。建议先检查饮料。并且监控我也调过,座位处在视角盲区,只能看到他们三个都曾离过位。大致就是这样的。等会儿要是有发现我再跟您汇报。”

“那好,我让鉴识科首先检查饮料。有劳了,工藤老弟!”

工藤新一笑了笑,走向了一直密切关注着这边的松泽香原:“松泽小姐,请问相步兄妹和大野先生是常来这里吗?”

“啊是的,他们经常来。”

“那他们今天有什么异常之处吗?请仔细回想一下。”

“嗯……好像没有吧……他们三个都挺正常的……哦对了相步先生!相步先生向来喜欢苦味的饮料,今天却点了一杯和相步小姐一模一样的薄荷饮品。我还以为他是想换口味呢……这个算吗?”

工藤新一皱起了眉头。

换口味……吗?

“工藤君!”高木警官叫住了他,“杯子内的确检出了氢氧化钾,而在项部兄妹的杯沿分别检测出了对方的唾液,还有……通过DNA比对,他们好像并没有血缘关系。”

“诶?!不是亲兄妹吗?!”松泽香原显得十分惊讶。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工藤新一问道。

“因为他们关系太好了!相步先生对相步小姐的关照可真是无微不至!有一次黑羽君还以为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

“大野先生难道不在吗?”

“相步小姐有时和相步先生来,有时又和大野先生来……啊!那这么说来,今天好像是他们第一次三个人一起。”

不是亲兄妹……关系极好……堪比情侣……

工藤新一觉得,他大概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松泽小姐,谢谢你为警方提供的帮助!”

他转身走向目暮警官:“目暮警官,请允许我单独向相步小姐的两位同伴提几个问题。”

……

“相步先生是吗?请坐。据我所知,您和您的妹妹——也就是受害者——并没有血缘关系。”

“……是的,我和他都是父母离异后重组家庭时带着的孩子。”

“那这么看来,你们新家庭关系还比较融洽。那你今天是为什么和相步小姐来到这里呢?”

相步光岛的眼里闪过一丝落寞:“雅美她……想把她交了男朋友的事告诉爸妈,又怕爸妈生气,所以叫我先来看看。”

工藤眯了眯眼:“你今天点的饮料,口味与以往大相径庭,请问原因?”

“今天的饮料不是我点的。雅美出门前在家打扮了半天,出门晚了。我们到的时候,大野已经帮我们把饮料都点好了。他不知道我的口味,以为我和雅美一样也喜欢薄荷,所以才点了两杯雅美爱喝的薄荷饮品。”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三位谁中途离了位,多长时间,分别做什么去了。”

“我们都只离过一次。雅美说要去卫生间,我刚好也想去,就跟她一起离了座位。我回来的时候雅美还没回来,那时候应该过了五分钟左右了。女孩子嘛,在卫生间补妆,也挺正常的,就没在意。看我回来了,大野也说想去卫生间,让我守着座位。大约两三分钟左右,他们一起回来了。之后,雅美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好的,知道了,谢谢你配合警方调查。麻烦叫大野先生过来一下,我有话要问他。”工藤新一微笑道,顺便叫住了路过的高木:“高木警官,麻烦你到我身后站着,等会儿我问话的时候,注意一下看我眼色,以便进行一些‘取证’。他人来了,准备一下。”

“工藤侦探!有嫌疑人了吗?”大野俊泽刚一坐下就急切的问道。

“已经有目标了——不要着急,先喝杯水。”工藤新一递了杯水过去。大野俊泽接过,急急地喝了一口。

“大野先生,请问您觉得谁的作案动机大一些?”

“不知道……如果真要说有的话……我觉得雅美的哥哥,也许动机大一点。”

“为什么这么觉得?”

“工藤侦探您不知道!相步先生他喜欢雅美!”

高木在一旁吃惊地瞪大双眼:“怎么会……?!”

工藤新一摆摆手,示意高木不要出声,让大野接着说。

“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这个你们应该调查出来了。但你们有所不知,雅美哥哥一直对雅美百般宠爱,走在路上别人也会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雅美她也很喜欢这个哥哥,总是跟我提他,说哥哥有多好。”大野俊泽垂下眼帘,眼中满是忧伤和不甘,“我之前尝试着跟雅美说过,但她还为此跟我大闹了一场。我和雅美已经有了结婚的想法了,雅美哥哥肯定就是不想让我和雅美结婚才……”

工藤新一仍是微笑,他直视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大野俊泽,目光犀利:“那你不觉得,相步先生杀了你不是更合理吗?毕竟你和他毫无关系。”

“这……我怎么知道呢……”他的目光变得躲闪。

“你知道相步小姐是因什么中毒吗?”

“听说是……氢氧化钾。”

“那你知道这种物质依附性极强,包装的纸片现在还粘在你右手边的口袋里吗?”

大野俊泽急忙翻找着,知道工藤新一再次懒洋洋地出声:

“哦,抱歉,我记错了。是左边的口袋。”

大野俊泽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诈了。

目暮警官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喧闹,走了过来,:“工藤老弟,发生什么事了?”

还没等工藤新一开口,高木就无比兴奋的喊了出来:“工藤侦探找出凶手了!”

“……”面对围过来的众人,工藤新一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展开了推理: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大野俊泽提前到了约定的地点,以不知道相步先生喜好的理由给相步兄妹点了两杯一模一样的薄荷饮品,然后趁兄妹两人一起去卫生间时,将两杯饮品调换,并在给相步小姐的那一杯饮品里加了氢氧化钾。他做的很小心,因为他得提防着,以免有人注意到他。所以当他准备完成时,相步先生恰好回来了,他急忙用惯用的右手把包装纸塞到左手里,揣进口袋,借着去卫生间的理由销毁证物。我在看监控的时候发现,大野先生离开座位的时候十分匆忙,但左手还是放在口袋里,按正常情况下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左撇子的行为。后来偶然间我又发现他惯用的似乎是右手,就试探了他一下。谈话过程中,他努力地把我的注意力往相步先生身上引去,大概是想让我觉得相步先生才是凶手。而且啊你去卫生间的时间那么短,算算时间也只来得及销毁证物。做这么多,也是为了既能害死相步小姐,又能嫁祸给相步先生。至于动机嘛……我猜,你是嫉妒了吧?”

“……对,我就是嫉妒。在雅美心里,他,相步光岛,永远比我重要!去年3月14日开始的这段恋情,该在今年3月14日结束了。我对以上情节供认不讳,逮捕我吧。”他认命般伸出双手。

“啪!”人群中冲出来的松泽香原给了她清脆响亮的一巴掌。

“大野俊泽,你是男人吗?!相步小姐那么喜欢你,你却要害死她!”

“你知道她为什么喜欢喝薄荷饮品吗?因为你当初送给她的,就是薄荷味白巧克力!”

“你知不知道她和相步先生在一起时,谈论的大部分都是你?!”

“你知不知道,不论是喜欢你的人,还是你喜欢的人,都应该好好珍惜!!!”

大野俊泽愣住了。

直至警佐们将他铐住时,他突然跪下,失声痛哭,反复念叨着“雅美”和“对不起”两个词。

临上警车前,相步光岛接了一个电话,走过来:“……大野俊泽,你应该庆幸,雅美抢救过来了。”

……

闹剧收场了。

工藤新一仍是呆呆地伫立在原地。

不论是喜欢你的,还是你喜欢的人,都应该好好珍惜……吗?

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勇敢地回应快斗呢?

答案。心里已经有了吧。

现在要做的,就是拿着巧克力去找他,告诉他自己的心意。

对了,在那之前,还要感谢松泽小姐。

工藤新一愉快地想着。刚要回到座位……

“妈呀!黑羽快斗你什么时候来的?!”

“早就来了呀~话说巧克力是新一给我准备的吧?”

“才,才不是!”

“新一可真是不坦诚的孩子呢~不过啊,加了薄荷的白巧克力又甜又清爽,可真像新一呢~”

“闭嘴啦——”

黄昏的阳光温柔地洒在咖啡厅内,格外地动人。

“黑羽快斗……”

“嗯?”

“我……我喜欢你。”

“啊——?新一说什么——?我没听见哦——”

“没听见就算啦!走开你这个死hentai!”

—————E N D—————

今天跟大家见面的依然是花落拿手的“内容与题目没有半毛钱关系”系列!(哒哒哒敲小黑板)

动笔的时候真的没想到案件会占这么多。

千辛万苦地写完后觉得比例不合理却又舍不得删。(虽然完全是我瞎编的而且部分情节十二分不合理x)

还有薄荷糖的那个梗。百度百科里说白色情人节的回礼一般是手工做的曲奇啊,白巧克力啊,玫瑰花啊……还有薄荷糖。觉得薄荷糖和白巧克力合一起应该挺好吃的,这么说来算花落的恶趣味之一……吧?

啊总之啊你们凑合看,不合理的地方欢迎提问,在线客服将为您解答(bu

哦对了还有那个氢氧化钾,差不多写完了去询问场外支援 @皮皮虾滑 时,才知道那个不能使人昏迷(你们就当她一个弱女子是痛晕的吧x),其他(大部分)没有错误。

好啦就废话这么多!本来还有一篇的……

我打不完了。手要断了。【委屈巴巴】

那就明天再说?【顶锅盖跑路】

评论 ( 28 )
热度 ( 70 )